当前位置:首页 > 茶陵旅游 > 景点推荐

来来往往云阳山

作者:   时间:2018-08-02 10:47

我六岁到茶陵,住在一个机关大院里,周围的大人每天都会仰起头,对着远处一座山峰看上几眼,说今天山上雾重,或者山上多云。他们看的说的,是云阳山。

我经常在洣江河畔的古城墙上奔跑,把洣江河的一年四季看得明明白白,可云阳山在我眼里,始终是天边一座被云雾围绕的山峰。有关云阳的故事,常常在茶陵人嘴边津津乐道。说得愈多,心里的向往也就愈多。

有一天学校组织野营,我跟着队伍往上爬,背着水壶与干粮,多数时间是在看脚下陡峭的山路。八九岁的人,硬是爬到山顶的云阳林场。我独自跑到了林场后边,看到一个更高的山峰,峰顶有一个很大的水泥塔。此时,霜风从北边吹来,一个寒噤让我扭头看到一幕今生都不能忘怀的美景:峰脊的自然曲线,顺着山坡延绵起伏。靠南的一边,秋阳高照,层林尽染;靠北的一边,寒气阴湿,冰块满枝。后来的几十年里,我总以为那天看到的景象是一个梦境。这梦困扰了我很多年。直至有一天读徐霞客的《游云阳山》,才恍然大悟——云阳之峰自西南走东北,峰脊成了气候的界碑,所以山峰的一边秋天一边冬天,原是自然奇观。

 

在茶陵生活,懵懂却依旧能感受到一种文化气场。人文鼎盛,学风浓郁,在这块土地上代代传承。离开后,翻阅史书,便看到历朝历代的文人名士在茶陵留下诸多足迹,诸多文字与笔墨,往往又与云阳山有关。

如果可以穿越,我可在宋朝,在云阳山寺,遇见诗人、书法家黄庭坚。虽然当时的他已年近花甲,且两次被贬,很是失意。可是那时的云阳山寺,面对洣江,峰峡三面环抱,竹树簇拥,飞瀑鸣泉相依,悬崖磊砢为屏,那美景让他顿时精神一振,于是留宿寺中,听林间清风,看头上明月,与山僧煮茶论道,颇为惬意。于是文思汹涌,便有了在云阳山“卧对江流思往事,行穿云岭扣禅扉。松风半入烹茶鼎,山鸟常啼挂月枝。”的佳句。

如果可以穿越,在明朝我要找到徐霞客,建议他最好在盛夏来游览云阳山,一来可免遭路滑风寒之苦,二来紫云、云阳峰、老君岩等处风景可更清晰。最重要的是,在云阳山,可遇到信众“六月七月朝云阳,八月朝衡山”的民间盛况。当然,那篇《游云阳山》的文字除了有夏天的味道,还会融进云阳的人文地理。

如果可以穿越,我要对话萧锦忠,问问这位出生在云阳山脚下的清朝状元,放下荣华,一生陶醉云阳山水,是否无怨无悔?行走在云阳山中,真的是“人来谷口胸怀净,瘴扫山腰眼界宽。小憩闲吟先哲句,古今庸作一般看”?后来读到“依山傍水房几间,行也安然,坐也安然。布衣得暖胜丝绵,长也可穿,短也可穿。稀粥淡饭饱三餐,早也可餐,晚也可餐……”才知这境界,早已诠释了他隐居山间的选择。

如果可以穿越,我还要问最让茶陵人自豪的大才子、明朝的李东阳,忙里偷闲游云阳时,在秦人洞里有没有寻到秦人,是否遇见家乡的美貌村姑?在明朝的云阳山上,我仿佛听见笑声:我看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二十六岁的青年才俊,玉树临风,别说是村姑,山中仙女也会看得失了矜持,化作桃花潜入诗中。

在穿越中,云阳山上来来往往的人目不暇接。茶陵历朝历代士子,都喜欢来山中游憩,寄居山中寺观庙宇读书、做学问,或者干脆办学堂建书院。于是山中溪水潺潺,书院书声琅琅。

突然间就懂得,当年人们有关云阳山的习惯话语,原来是另一种方式的景仰。云阳山在那,来膜拜的人,来沾灵气的人,未曾间断。云阳山上的来来往往也就总是热闹非凡。